委托出租 | 网站导航
0574-27624888
宁波沃克办公 >>> 房产新闻资讯 >>> 互联网房产中介掀起混战 爱屋吉屋“明星”陨落?

互联网房产中介掀起混战 爱屋吉屋“明星”陨落?


2018年02月04日 11:15 来源:宁波沃克办公

互联网房产中介“明星”爱屋吉屋,在经历了资本的喧嚣和裁员、关店窘境后,开始了自己的“死亡”倒计时。 近日,记者走访沪上多家爱屋吉屋门店发现,不少店面已经关店数月甚至一年之久,仍在坚守中的门店则提升佣金比例,移至路边开店,重回传统中介的轨道,

互联网房产中介“明星”爱屋吉屋,在经历了资本的喧嚣和裁员、关店窘境后,开始了自己的“死亡”倒计时。


  近日,记者走访沪上多家爱屋吉屋门店发现,不少店面已经关店数月甚至一年之久,仍在坚守中的门店则提升佣金比例,移至路边开店,重回传统中介的轨道,早前“低佣金”“无门店模式”的概念全无。


  对于企业布店情况以及发展规划等问题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致电爱屋吉屋创始人邓薇未予接听,短信告知采访意图未获回应。同时,记者致电致函爱屋吉屋市场部相关负责人,对方回应称,春节前领导暂无法安排时间接受采访,春节后如有采访需求可以再约。


  多位受访人士提出,互联网模式之所以走不通,在于其没有真正解决行业痛点,同时未找到持续的盈利模式。低佣金难以长期存活,几轮风投资金后,市场没有好的反馈,自然支撑不下去。目前,仍未出现成熟的可供借鉴的运营模式,各家都在探索阶段。


  关店裁员 “明星”不再


  近日,记者走访爱屋吉屋沪上多家门店发现,不少已经关门或迁址。其中,位于上海市奉贤区南奉公路777号南方国际中心大厦9楼的爱屋吉屋南桥店已经人去楼空。此前员工用过的台式电脑依然摆放在桌面上,地上散乱着房源的推介资料。多位在同一楼层工作的其他公司员工告诉记者,早在2017年9月份,该门店就已关闭。


  而上海市松江区九新公路嘉和阳光大厦9楼的爱屋吉屋九亭店则大门紧锁,关店已久。另一家坐落在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沪南公路边的爱屋吉屋航头店,玻璃门外张贴的各种出租信息被悉数撕去,附近餐饮店老板称,该店在2017年11月份关闭,“此前有很多人在这里工作”。


  同时,记者在导航软件指引下来到位于上海市徐汇区老沪闵路777号的爱屋吉屋梅陇店,未能找到具体门店。保安人员表示,该店大约一年前就已搬走,搬走之前营业了一年时间左右。


  记者再次踏访2016年曾实地走访的上海市松江区莘松路爱屋吉屋康城店时,看到店面已经装修成另一家中介公司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此前的确为爱屋吉屋门店,不过2017年就已搬走。记者随后在附近看到另一家爱屋吉屋临街门店,店内中介人员较少,一位谢姓经纪人告诉记者,目前是淡季,部分员工已经提前回家过年。而在爱屋吉屋徐汇新城店,记者得知目前租房的手续费为首月房租的35%,买卖房屋为总价的1%。此外还联合部分房企进行一些楼盘的分销工作。


  回望2014年成立之初,爱屋吉屋以“无门店模式”横空出世,将所有的经纪人安排在办公楼中,通过手机终端接受客户的委托,同时辅以“租房0佣金”的宣传吸睛。


  “轻资产”成为吸引资本投入的主要“卖点”。2015年,爱屋吉屋即完成从“圈外人”到“颠覆者”的角色转变,一年零三个月,完成5轮融资,累计融资额达到3.5亿美元。这也让其成为“最能花钱的创业公司”:提出二手房佣金1%,租房上海佣金全免、北京佣金减半,经纪人底薪超过6000元,广告布满大街小巷,风头一时无两。


  彼时的爱屋吉屋狂奔圈地,布局全国十大城市,在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取得了二手房交易额前三名的地位。其中,2015年5月爱屋吉屋以4.04%的市场份额杀入上海前三,仅次于中原和链家。同年9月,爱屋吉屋的二手房交易达到2400多套,仅次于链家的4000多套,坐二望一。


  然而2016年以后,爱屋吉屋市场占有率急速下滑。根据云房数据研究中心最新统计,在二手房成交方面,2017年上海房产中介成交套数排行榜中,爱屋吉屋已跌落至第8位,共成交1017套,成交量同比下滑85.69%;市场份额占比0.69%,市场占有率同比下滑1.20%。


  与此同时,爱屋吉屋效仿传统中介设立路边门店,提升佣金比例。2016年末,本报记者曾采访报道,爱屋吉屋后台职能部门400人被裁,占到职能部门总人数的20%。


  此外,根据相关媒体报道,2017年4月爱屋吉屋离职员工表示,公司强制要求员工拿出2万元~8万元不等的钱作为合伙资金并签署“合伙协议”,但在员工离职后并未履行承诺将上述合伙资金退还。曾创下融资最快纪录的爱屋吉屋,被外界质疑正在遭遇资金危机。


  2017年9月份,爱屋吉屋又被爆出注销了15家房产中介子公司。近日,记者通过天眼查看到,爱屋吉屋工商注册公司“满懿(上海)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”共收到216起法律诉讼,56条法院公告,2次作为被执行人,7次受到行政处罚,60次接到开庭公告。


  大潮渐退 盈利遇困


  在市场观察人士看来,爱屋吉屋这一类互联网中介,也折射出此类企业的发展困境。诸如房多多、Q房网、悟空找房、平安好房等,以烧钱模式杀入房产中介行业,盈利模式同样面临巨大考验。
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中介人员告诉记者,2016年下半年以来,全国范围内调控政策持续升级,房产交易也经历了史上鲜有的冷冻期。2017年初,Q房网以38亿元卖身国创高新。


  而平安集团旗下房地产交易平台——“平安好房”,诞生之初就提出要打造一款类似“网络天猫”的地产版交易平台。2017年11月底,其四款海外投资产品被指遭遇兑付难题。另据了解,早在2015年,平安好房就与万科、绿地、万通等数十家房企共同发起并成立了中国房地产众筹联盟。据平安好房方面此前回应本报记者,平安好房后续并未参与上述众筹联盟的任何活动。有观点认为,平安好房一直未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。对此,记者先后致电致函平安好房方面,对方表示会尽快回复,然而截至发稿未获回应。


  “就上海市场而言,新房、二手房受政策影响较为低迷,不少中介人员转向租赁业务,企业也是如此。”市场观察人士指出。譬如,近日,房多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房多多”)与上海和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。据了解,房多多将在公寓行业首次启动线下流量线上化的进程,推动新房、二手房、租房的全面线上平台化运营。


  记者致电房多多方面沟通采访事宜,相关工作人员表示:“此前与媒体对接的市场部已在2017年3月撤掉,目前暂无具体对接人。”


  另一方面,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近日在社交平台向安居客和58系端口网站开战:“自2018年1月16日起,暂停与安居客的合作并全线下架安居客房源,找房请登录我爱我家官方网站或APP。”根据媒体报道,安居客近期端口整体涨价幅度约在30%~50%,引发了我爱我家等中介公司的强烈反弹。


  “很多中介企业会通过组建平台,来实现移动互联网的概念植入和房屋销售概念的升级。所以一些端口的定价若是太高,很多同类的房企会有抵触,甚至会终止合作,这背后其实都是对于中介行业市场的争夺。”在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看来,未来平台不应该成为简单的房源挂牌和展示功能,而是需要在信用评估、房源真实性等方面做创新。


  与上述“端口涨价之争”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近期悟空找房与今日头条宣布达成战略合作。悟空找房创始人兼CEO钱建国James在会上宣布:所有从今日头条上获得的客户,都将免费给到悟空的每一位“好经纪人”。记者就免端口费等问题致电致函悟空找房方面,相关负责人表示,近期暂不接受媒体采访。



  连日来,记者走访看到,链家、我爱我家等街边门店里,不少中介人员坐在工位上打电话,而住宅小区出入口也有中介人员用黑板、纸张等展示房源信息。


  “互联网中介不设门店,业主想把钥匙放在门店里由中介直接带人看房则难以实现,买卖双方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。”上述不愿具名的互联网中介人员告诉记者,“无门店”会降低房东和租客的信任度。业主更倾向于把房子委托给实体店面,相对放心的同时,也可以比较区域内同种户型的报价区间。


  “实际上,房地产中介行业由于具备不动产和非标准化的属性,互联网的改造一直比较困难,尤其当前市场房源紧俏,房企惜售情绪较重,不太可能委托中介机构去销售,而个人房源也有类似的逻辑。”严跃进对记者表示,所以单纯通过互联网平台去做营销,会发现房源的获取成本偏高,规模上不去也容易影响市场的拓展。

互联网房产中介掀起混战 爱屋吉屋“明星”陨落?


分享到:

标签: 房产中介

上一篇:北京严查房产中介违规经营 累计注销关停超千家

下一篇:银监会:严控个人贷款违规流入房市 遏制房产泡沫化

宁波沃克办公 扫码拨号